特恩

没有弃坑,没有退圈,没有淡圈
单纯没时间_(:з」∠)_
苦逼高三党,学校全日制,日常交手机_(:_」∠)_

[喻叶]大鱼咬你

看边城的时候冒出的脑洞
ps:二老真的好帅_(:з」∠)_
pss:为什么翠翠和二老是be_(:_」∠)_
听说古语里面鱼有爱的意思?
私心打了all叶tag(主要是怕没人看(o´ω`o))
乖巧.JPG

01.

        快下雨了。

        小豆丁坐在湖边的一块石头上,光着的脚丫子在水里有一下没一下的踩着,带起朵朵莲花。

       按理说这小小的动静也应该吓到水中的小鱼逃开了,可偏偏有好几条叫不出名字的鱼儿还围着小孩儿伸到水里的大尾巴转。

        “小狐狸?”喻文州弯下腰从小孩儿背后探了个头,把水里的小鱼吓了一跳,“怎么还在湖边待着?不回家?”

        小家伙回头,古井无波地看了眼打扮儒雅的男子,毫不避讳自己在普通人面前露了原型,抖了抖狐狸耳朵。
 
       也许是确认喻文州没有恶意,又转过头去用尾巴逗起了鱼。

        见小孩不打算搭理自己,喻文州只是轻笑一声,道:“快下雨了哦,水涨起来大鱼会把你咬掉的。”
见小孩儿还是不打算理他,喻文州也不打算再站在这儿煞风景,直起身向湖边不远的小木屋走去。

        奇怪了。

        火红的小狐妖甩了甩尾巴。

        那里什么时候有的木屋子?

02.

        雨越下越大,喻文州坐在窗前看着雨中那个小小的身影,眼中闪过几道光芒。

        突然,红色的小狐狸躺倒在了石头上,动作有几分不自然。

        下一秒,喻文州便到了石头前,将小孩儿捞进了怀中。

        喻文州站在雨中,雨像长了眼睛似的避开了他和他怀中的小可怜。

        小孩儿身上湿透了,露出的狐狸耳朵和尾巴也变成了深红色,毛一缕一缕的滴着水,可怜极了。

        喻文州拨开粘着他脸上的头发,发现他只是睡着了。

        真是……

        喻文州叹了口气,抱着湿淋淋的小狐狸回了木屋,取了一个大木盆,挥手在盆里放好了温热的水,把被脱得光溜溜的小家伙放了进去,轻柔的洗去的小孩儿身上沾着的污渍。

        喻文州将洗得干干净净的小狐狸抱了起了来,又发现小家伙的耳朵和尾巴上的毛吸满了水,只好又拿来一张干毛巾轻轻擦拭。

        可耳朵和尾巴是狐妖的敏感部位,沉睡中的小孩儿不时扭动着,给擦拭工作带来了不少麻烦。

        好半天才勉强擦干。喻文州又取了自己的里衣给昏睡的小狐狸穿上,把他放在了床上,掖好被子就蹲在一旁看着。

        喻文州伸手拂了拂那略带婴儿肥的小脸蛋,眼中是可以腻死人的温柔。

        “叶修……”

        他起身,随手一挥,小狐狸脏兮兮的衣服顿时变得和新的一样。

        将干净衣服放到床头,喻文州有恋恋不舍的摸了几把小狐狸的脸蛋,转身出门到湖边去了。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都是有法术的人,为什么要用最原始的方式给修修洗澡?

03.

        叶修醒来时发现自己躺着床上,身上穿着过于宽大的里衣。

        他坐起身,头一偏就看见那个打扮得像个书生的男人坐在木桌前读书,桌上摆着一大碗冒着热气的汤。

        “醒了?”喻文州放心手中的竹简,“来喝点鱼汤。”

        叶修慢腾腾的从床上爬起来,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上衣,不过即使只是上衣都勉强能遮住大腿,倒是无所谓不雅。

        叶修赤着脚走到了桌前,踮了脚才坐上椅子。

        喻文州笑眯眯的为他盛了碗香喷喷的鱼汤,叶修也不客气,直接开吃,完全不顾及面前的男子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鱼汤熬得很好,汤色都是雪白的,里面加上了切成片的香菇,轻易就能勾起人的食欲。再加上叶修好几天没吃上好的了,小小的个子竟生生把汤喝了一半,还干掉了大半条鱼才意犹未尽的放下筷子。

        “你不吃?”见喻文州还盯着自己,叶修这才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伸着小短手就要把装作鱼汤的大碗往喻文州面前推。

        “不必了,我吃过了。”喻文州阻止了他,上前把他抱回床上,“你的鞋呢?”

        “……没有。”

        叶修拒绝了喻文州的“好意”自己穿起了衣服,这让喻文州有些遗憾。

        不过他马上振作起来,替小孩儿梳起了头发。

        “为什么…救我啊?”小孩抱着自己的尾巴,头顶的狐耳耷拉着,像是在躲避不时落下的梳子。

         真可爱。

        喻文州笑笑,没有回答:“你为什么非要坐在湖边呢?”

        小狐狸的耳朵碰上了梳子,身体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等人……”

        “哦?”喻文州的声音中带着笑意,“等谁呢?”

        “……不知道”

        “那你等了多久了?”

        “……不知道”

        喻文州理了理叶修扎成高马尾的头发,拍拍他的后脑勺,示意他头发扎好了。

        小狐狸像是受刑结束一样立马跳起来光着脚就要往屋外跑。

        “我等人去了。”

        喻文州无奈的看着小狐狸,招招手把他揽了回来。

        “大晚上的,不怕大鱼把你咬了去啊?”

        叶修撇撇嘴,也没有挣扎,任由喻文州抱着自己坐着开始看书。

        “什么鱼能咬人啊。”叶修小声嘟囔。

04.

        后来喻文州还是在叶修的追问下回答了“为什么要救我的问题”。

        “因为当时有鱼再咬你啊。”笑眯眯的男人抱着少年坐在石头上,双腿化作鱼尾陪小狐狸一起用尾巴逗鱼。

        “所以你这条鱼就把我捞起来了?”

        “是啊,还把咬你的鱼给你炖汤了。”

         “……”

        叶修回想了下两周前碗里的那条顶多两斤的鲫鱼,提起湿漉漉的狐尾糊了喻文州一脸。

05.

        小孩子的个子是见风长的。

        可若是旁人在场,怕是要被吓一跳。

        一个月前还能被喻文州单手框在怀里的小孩子竟已经高过了他的腰。

        “文州!我饿了!”红色的小狐狸从窗户跳了进来,化为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

        身着青衣的男子笑笑,盛了一碗熬得雪白的鱼汤放到灶台上,“饭还没好,喝点汤。”

        “又是鱼汤啊——”少年嘴上嫌弃,却蹬蹬蹬地跑过来,端起碗随便吹了一下就喝了一大口,“你这鱼汤真是越来越香了——练出来的?哎呦呦——本是同根生啊——”

        喻文州随手往炉里加了柴,无奈地说:“我也没办法啊,这深山里,食材实在太少了——你要是愿意跟我到外面,我又怎么会天天盯着这些可怜的鲫鱼呢?”

        叶修撇撇嘴:“那你自己去呗,我要等人。”

        闻言,喻文州熟练地把小狐狸搂进怀中:“那我可不敢,万一你被大鱼咬了去呢?”

        叶修窝在喻文州怀里翻了个白眼:“我咬鱼还差不多。”说完,还从碗里挑出一大块鱼肉,自以为恶狠狠地塞进了嘴里,用力地咀嚼。

        喻文州不禁莞尔,眼神却暗了暗。

        前辈……快长大吧……

06.

        一个男人“挂”在湖边的大石头上,他身后那火红的狐尾浸在水里,轻轻地晃动着,不少小鱼儿围着那尾巴尖转起了圈圈。

         “前辈,快下雨了。”另一个男子走了过来,对着那石头上的男人说。

        “下就下呗。”红狐理摆摆手,喻文州顺势坐在了他旁边。

        “诶,哥老早就想说了,”叶修直勾勾地盯着湖面,头都没抬,“你这条鱼心也忒脏了点,哥恢复个妖力你还要折腾这么久,养成好玩吗?啊?”

         叶修的声音比较低,结尾微微提起的尾音搔得喻文州心痒痒,双腿变回了一条蓝色的鱼尾,裹住了狐狸的尾巴把它从水里拉出来,杜绝了小鱼儿再啄狐尾的可能性。

        “我也不想拖那么久啊——只不过怕你小小的被大鱼咬了去罢了。”
===================

叶修:除了你还有哪条鱼有这个胆子。

评论(8)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