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恩

没有弃坑,没有退圈,没有淡圈
单纯没时间_(:з」∠)_
苦逼高三党,学校全日制,日常交手机_(:_」∠)_

这大概就是我不管收到多少安利打死都不想看魔道的原因吧😀😀😀

阿欠欠:

奇人共赏,我笑死了,哪儿来的这么大脸
  
just分享快落,嘻嘻嘻,万物起源人设不崩😄

[喻叶]大鱼咬你

看边城的时候冒出的脑洞
ps:二老真的好帅_(:з」∠)_
pss:为什么翠翠和二老是be_(:_」∠)_
听说古语里面鱼有爱的意思?
私心打了all叶tag(主要是怕没人看(o´ω`o))
乖巧.JPG

01.

        快下雨了。

        小豆丁坐在湖边的一块石头上,光着的脚丫子在水里有一下没一下的踩着,带起朵朵莲花。

       按理说这小小的动静也应该吓到水中的小鱼逃开了,可偏偏有好几条叫不出名字的鱼儿还围着小孩儿伸到水里的大尾巴转。

        “小狐狸?”喻文州弯下腰从小孩儿背后探了个头,把水里的小鱼吓了一跳,“怎么还在湖边待着?不回家?”

        小家伙回头,古井无波地看了眼打扮儒雅的男子,毫不避讳自己在普通人面前露了原型,抖了抖狐狸耳朵。
 
       也许是确认喻文州没有恶意,又转过头去用尾巴逗起了鱼。

        见小孩不打算搭理自己,喻文州只是轻笑一声,道:“快下雨了哦,水涨起来大鱼会把你咬掉的。”
见小孩儿还是不打算理他,喻文州也不打算再站在这儿煞风景,直起身向湖边不远的小木屋走去。

        奇怪了。

        火红的小狐妖甩了甩尾巴。

        那里什么时候有的木屋子?

02.

        雨越下越大,喻文州坐在窗前看着雨中那个小小的身影,眼中闪过几道光芒。

        突然,红色的小狐狸躺倒在了石头上,动作有几分不自然。

        下一秒,喻文州便到了石头前,将小孩儿捞进了怀中。

        喻文州站在雨中,雨像长了眼睛似的避开了他和他怀中的小可怜。

        小孩儿身上湿透了,露出的狐狸耳朵和尾巴也变成了深红色,毛一缕一缕的滴着水,可怜极了。

        喻文州拨开粘着他脸上的头发,发现他只是睡着了。

        真是……

        喻文州叹了口气,抱着湿淋淋的小狐狸回了木屋,取了一个大木盆,挥手在盆里放好了温热的水,把被脱得光溜溜的小家伙放了进去,轻柔的洗去的小孩儿身上沾着的污渍。

        喻文州将洗得干干净净的小狐狸抱了起了来,又发现小家伙的耳朵和尾巴上的毛吸满了水,只好又拿来一张干毛巾轻轻擦拭。

        可耳朵和尾巴是狐妖的敏感部位,沉睡中的小孩儿不时扭动着,给擦拭工作带来了不少麻烦。

        好半天才勉强擦干。喻文州又取了自己的里衣给昏睡的小狐狸穿上,把他放在了床上,掖好被子就蹲在一旁看着。

        喻文州伸手拂了拂那略带婴儿肥的小脸蛋,眼中是可以腻死人的温柔。

        “叶修……”

        他起身,随手一挥,小狐狸脏兮兮的衣服顿时变得和新的一样。

        将干净衣服放到床头,喻文州有恋恋不舍的摸了几把小狐狸的脸蛋,转身出门到湖边去了。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都是有法术的人,为什么要用最原始的方式给修修洗澡?

03.

        叶修醒来时发现自己躺着床上,身上穿着过于宽大的里衣。

        他坐起身,头一偏就看见那个打扮得像个书生的男人坐在木桌前读书,桌上摆着一大碗冒着热气的汤。

        “醒了?”喻文州放心手中的竹简,“来喝点鱼汤。”

        叶修慢腾腾的从床上爬起来,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上衣,不过即使只是上衣都勉强能遮住大腿,倒是无所谓不雅。

        叶修赤着脚走到了桌前,踮了脚才坐上椅子。

        喻文州笑眯眯的为他盛了碗香喷喷的鱼汤,叶修也不客气,直接开吃,完全不顾及面前的男子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鱼汤熬得很好,汤色都是雪白的,里面加上了切成片的香菇,轻易就能勾起人的食欲。再加上叶修好几天没吃上好的了,小小的个子竟生生把汤喝了一半,还干掉了大半条鱼才意犹未尽的放下筷子。

        “你不吃?”见喻文州还盯着自己,叶修这才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伸着小短手就要把装作鱼汤的大碗往喻文州面前推。

        “不必了,我吃过了。”喻文州阻止了他,上前把他抱回床上,“你的鞋呢?”

        “……没有。”

        叶修拒绝了喻文州的“好意”自己穿起了衣服,这让喻文州有些遗憾。

        不过他马上振作起来,替小孩儿梳起了头发。

        “为什么…救我啊?”小孩抱着自己的尾巴,头顶的狐耳耷拉着,像是在躲避不时落下的梳子。

         真可爱。

        喻文州笑笑,没有回答:“你为什么非要坐在湖边呢?”

        小狐狸的耳朵碰上了梳子,身体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等人……”

        “哦?”喻文州的声音中带着笑意,“等谁呢?”

        “……不知道”

        “那你等了多久了?”

        “……不知道”

        喻文州理了理叶修扎成高马尾的头发,拍拍他的后脑勺,示意他头发扎好了。

        小狐狸像是受刑结束一样立马跳起来光着脚就要往屋外跑。

        “我等人去了。”

        喻文州无奈的看着小狐狸,招招手把他揽了回来。

        “大晚上的,不怕大鱼把你咬了去啊?”

        叶修撇撇嘴,也没有挣扎,任由喻文州抱着自己坐着开始看书。

        “什么鱼能咬人啊。”叶修小声嘟囔。

04.

        后来喻文州还是在叶修的追问下回答了“为什么要救我的问题”。

        “因为当时有鱼再咬你啊。”笑眯眯的男人抱着少年坐在石头上,双腿化作鱼尾陪小狐狸一起用尾巴逗鱼。

        “所以你这条鱼就把我捞起来了?”

        “是啊,还把咬你的鱼给你炖汤了。”

         “……”

        叶修回想了下两周前碗里的那条顶多两斤的鲫鱼,提起湿漉漉的狐尾糊了喻文州一脸。

05.

        小孩子的个子是见风长的。

        可若是旁人在场,怕是要被吓一跳。

        一个月前还能被喻文州单手框在怀里的小孩子竟已经高过了他的腰。

        “文州!我饿了!”红色的小狐狸从窗户跳了进来,化为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

        身着青衣的男子笑笑,盛了一碗熬得雪白的鱼汤放到灶台上,“饭还没好,喝点汤。”

        “又是鱼汤啊——”少年嘴上嫌弃,却蹬蹬蹬地跑过来,端起碗随便吹了一下就喝了一大口,“你这鱼汤真是越来越香了——练出来的?哎呦呦——本是同根生啊——”

        喻文州随手往炉里加了柴,无奈地说:“我也没办法啊,这深山里,食材实在太少了——你要是愿意跟我到外面,我又怎么会天天盯着这些可怜的鲫鱼呢?”

        叶修撇撇嘴:“那你自己去呗,我要等人。”

        闻言,喻文州熟练地把小狐狸搂进怀中:“那我可不敢,万一你被大鱼咬了去呢?”

        叶修窝在喻文州怀里翻了个白眼:“我咬鱼还差不多。”说完,还从碗里挑出一大块鱼肉,自以为恶狠狠地塞进了嘴里,用力地咀嚼。

        喻文州不禁莞尔,眼神却暗了暗。

        前辈……快长大吧……

06.

        一个男人“挂”在湖边的大石头上,他身后那火红的狐尾浸在水里,轻轻地晃动着,不少小鱼儿围着那尾巴尖转起了圈圈。

         “前辈,快下雨了。”另一个男子走了过来,对着那石头上的男人说。

        “下就下呗。”红狐理摆摆手,喻文州顺势坐在了他旁边。

        “诶,哥老早就想说了,”叶修直勾勾地盯着湖面,头都没抬,“你这条鱼心也忒脏了点,哥恢复个妖力你还要折腾这么久,养成好玩吗?啊?”

         叶修的声音比较低,结尾微微提起的尾音搔得喻文州心痒痒,双腿变回了一条蓝色的鱼尾,裹住了狐狸的尾巴把它从水里拉出来,杜绝了小鱼儿再啄狐尾的可能性。

        “我也不想拖那么久啊——只不过怕你小小的被大鱼咬了去罢了。”
===================

叶修:除了你还有哪条鱼有这个胆子。

真的没法了ヽ(´ー`)┌

我已经把LOFTER删了一次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ヽ(‘ー`)ノ

「发布文字」还是不能打字_(:_」∠)_

我也很绝望啊_(:_」∠)_

私设见第一章,雷者自避(●─●)

「all叶/韩叶」你能不能换一个姿势?!

这个梗来源于在食堂和室友的打闹的时候她被我背起来时大喊的一句“快放我下来!胸都要被你磨平了!”

场面之gay尬你无法想象_(:_」∠)_

看过这一篇的都说这是一辆车

我说不是

那我们就让老福特来检测一下吧(´・ω・`)

注意避雷,不适者慎

============================================

        韩文清,一个来自霸图威武雄壮的硬汉,在长期异常规律的健康生活中拥有了一身健美的肌肉,和周泽楷、孙翔并称为“荣耀史上最大的叛徒”。

        叶修,一个标准的传统宅男,自第三赛季吴雪峰退役后彻底放飞自我过上与泡面为伍日夜颠倒的日子,成功成为了一只只有脸上有点肉的国宝。

        所以后来两人在韩文清退役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关系时,所有人都炸了。

        粉丝炸的是这对宿敌竟擦出了爱情的火花;职业选手们炸的是这两个如此魔性的人竟凑到了一起。

        而后来得知两人早在第二赛季就已经确定关系了后,微博又炸了一次。

        万恶的脱团狗!叛徒!

        轮回方明华瑟瑟发抖。

        职业选手的QQ群里正闹得不可开交。

        夜雨声烦:靠靠靠老叶还是不是朋友是不是是不是!!!!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早点说!!!身为你最好的朋友你都不让我帮你参考的吗?????说真的你和老韩不合适你看看他那一身!!!就你那小身板肯定受不了!!!赶紧分了吧我给你介绍个更好的可以三更半夜不睡觉千里迢迢抛下队友只为帮你刷副本的那种!!!

        沐雨橙风:(⊙o⊙)看不出来啊黄少,原来你……

        风城烟雨:一心一意的为自己的好gay密着想……

        沐雨橙风:时时不忘自己作为一个合格的·最好的·朋友的本分

        夜雨声烦:…………………

        王不留行:扎心了老铁

        索克萨尔:*^_^*两位前辈藏的太好了都没看出来呢

        一叶之秋:谁能想到叶修那个老男人还有人要,我还以为……
  
        鸾辂音尘:没人要然后捡漏?

        唐三打:…………

        一枪穿云:前辈……我也……@君莫笑

        无浪:队长的意思是他也有肌肉,叶修前辈要不要考虑一下?(苦笑着帮qd翻译

        海无量:周队这地图炮打得……

        逢山鬼泣:难道重点不是你们一开始就是暗恋的有夫之夫吗?

        夜雨声烦:…………………………………………………………………………………………………………………………………………………………

         王不留行:………

         一叶之秋:………

        海无量:………

        唐三打:………

        一枪穿云:………

        石不转:………

        百花缭乱:………

         残忍静默:………

         冷暗雷:………

         无浪:………

        沐雨橙风:哎呀这一波深水地雷炸的,啧啧啧

       索克萨尔:………

        而此时,处于舆论中心的两人正安然的在韩文清Q市的空中别墅中享受着难得的二人时光。

        “老韩?”叶修躺在床上一身青青紫紫,艰难地翻了个身伸手要抢坐在床边的韩文清的手机,“看什么呢?大早上的脸色这么臭。”

         “没什么,”韩文清关掉手机扔在一旁,转身捞起叶修的头,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

        一群小崽子想和我抢人?呵呵。

        谁知叶修突然露出惊恐的表情,一下往床那头滚了两圈蹭起来,捂着被子一副良家妇女被那啥了一样的表情,惊叫道:“你怕不是个假的老韩,老韩怎么会调情这么高级的技能!”

        “……”

        我看你就是欠艹!

        “哎呀卧槽!!老韩你干嘛!!大早上的还没吃早饭啊!!!发什么情啊!!!”

        “闭嘴,”韩文清跨坐在叶修背上,一把把他的头摁回了枕头里,差点没把叶修给闷死。

        “我靠……老韩你……谋杀啊……啊哈……嗯……轻点啊……你是兔子吗……昨天……”

        “闭嘴,”韩文清俯身在叶修耳边喘了几口粗气,“好好感受。”

        “嗯哈……老韩……不行……太,太深,啊哈……”

        韩文清死死的压住叶修,在床上撕磨了好一阵这才结束了这一场晨间运动。

        两人都喘着粗气,韩文清趴在叶修背上,轻吻着叶修的后颈以示安慰。

        叶修小幅度的晃了一下,示意韩文清别趴在他身上。背上的男人掰过他的头,与他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这才揽住他的腰从他身上翻下来,顺便将他搂在怀里。

        安静地在韩文清怀里趴着,叶修一边享受着韩文清的按摩,一边有一下没一下戳着他的胸肌。

        “老韩啊,”

        “嗯?”

        “你下次能不能换个姿势?”

        “?”

        “你胸都快磨平了好吗?”

        “………”

END.

未变12

从妈妈桑那里抢救到了手机,精疲力竭ing

要不是有手稿我都快忘了这篇在写什么了 「苦笑jpg.」

愈加短小的篇幅_(:_」∠)_

这充分说明

我我我有新的脑洞

我我我想开新坑(去死吧你

      12.

        孙翔怎么在这?

        这是黄少天冷静下来后的第一个想法。

        要知道,这次异常的灵力波动不是很强,加之地点靠近嘉世的管辖区,蓝雨只决定派一个小队来勘察——若真是矿藏,可不能让嘉世把好处给占完了。

        黄少天这次能来,主要是靠着他那三寸不烂之舌跟喻文州软磨硬泡来的。

        可现在,嘉世两位统领都在,显然不仅仅是矿藏那么简单……

        回去要跟统领汇报一下,黄少天压下心中那点杀//人的冲动,暗暗给空地上两人记上了一笔。

        孙翔还在乱嚎,灌木中的叶修颇感无奈。

        这小子……

        之前君莫笑去找嘉世大长老陶轩谈兴欣佣兵团的雇佣金时,有幸撞见孙翔在和佣兵部的人争吵,而统领直属的几名兵部代表,却坐在一边,安静如鸡。

        叶修当然有“无意间”和陶轩提起过这件事,可陶轩只摸摸他的头,叫他别管。

        他也没必要管,他又不是嘉世的人,顶多就是和陶轩关系好一点的附属佣兵团首领罢了。

        君莫笑也和孙翔接触过,和他关系还不错——男孩子的友情在打一架之后总会建立得特别快。

         孙翔这小子,虽然性子急、心眼少还傲娇,可人是不错的。他知道自己性格上是有缺陷,嘉世前统领又是个好统领,自己想要得到嘉世其他人的认可不会很容易。

        可他万万没想到,原来嘉世内部如此热衷于争权夺利。

        据孙翔了解,嘉世前统领叶修在牺牲前就已经被他们架空了,他会死在那么小的一场兽潮中,很大可能是因为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的支援。

        而现在,刘皓他们想要故技重施,架空孙翔。可孙翔和叶修虽同为武将,可孙翔不会像叶修那样想着靠自己的奉献让他们明白事理。

        你们要搞事,那我陪你们搞。

        孙翔就着自己的“猖狂”,像是看不懂局势一样装傻充愣;仗着自己名义上的统领身份,毫不留情的驳回刘皓的各种无理要求。

         如此一来,嘉世本就脆弱的内部关系,便更紧张了。

         叶修又叹了口气,真是……这嘉世飞鸟未尽,绞兔未死就搞成现在这般模样,陶哥作为大长老也不管管,就想……

        像什么?

        叶修一怔,像什么呢?

        他和嘉世有什么关系?干嘛要为嘉世感到心酸呢?

        叶修失神间,孙翔手中的却邪被击飞了出去,直直的插进了刘皓面前的地上。

        “我和嘉世……有不少私人恩怨呢……叫两位来,不过是想通知一声,”那声音顿了顿,“千万别请外援啊,不然波及范围太大,他会不高兴的。”

        “你在说什么?!滚出来!!!”孙翔暴怒着,可有见不到人,别提有多憋屈了。

        “呵……虽然他肯定也不希望我对嘉世做点什么……”那个声音自顾自的说着,而后渐渐消失了。

        “靠啊!!!”孙翔气得脖子都红了,一把抓起刘皓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你们嘉世怎么这么多破事儿啊!”

        TBC.

未变11

补完啦~

11.

        叶修和黄少天为了减小动静,从树上跳下来,悄无声息的走了一段。

        黄少天走在君莫笑身后。默默地跟着他,每一步踩在他的足迹上。

        老叶……黄少天有些低落,他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他已经确认了眼前这人就是叶修——即使他完全不认识自己,而且明显是真的不认识。

        还能再看到叶修,这在意料之中;叶修不认识自己,甚至不认识所有人,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嘉世敢放叶修在外面乱跑,一定是早有准备的。

        可刘皓不认识这君莫笑,也似乎并不知道他是叶修就很可疑。

        按理说刘皓算是半个策划者,多多少少能听到点风声,不应该不知道君莫笑就是叶修啊……

        黄少天不擅长这种弯弯绕绕的东西,想来想去只觉得脑仁疼。

        迟早灭了嘉世!黄少天愤愤地咬牙。

        又向前走了几百米,两人隐隐听见了猫科动物喉中发出的咕噜咕噜的声音。

        “还真是……猫啊……”君莫笑喃喃道,也不管黄少天,自己压低了身体,接着灌木的掩护向声源靠近。

        透过树枝,叶修远远的看见树林中诡异的空了一片空地,空地上堆满了尸/体……或者说尸//块。人的、动物的尸//块混在一起,有还滴着血的,也有森森白骨。

        叶修不是没见过尸//体,可这架势,胃中也不免有些翻腾。

        黄少天不知何时又"滑"上了树,视野更宽阔一些,更是恶心得想吐,不过他也敏锐的发现了这地上的血肉不像是随便乱扔的。

        难道是阵法?黄少天和喻文州素有「剑与诅咒」的美誉,合作多年,黄少天对阵法也有一定的了解。
可看了看,黄少天又否决了自己的推测。

        早在喻文州和黄少天还是佣兵训练营中的愣头青时,蓝雨前统领魏琛就说过,任何阵法,都必须有阵眼。而找阵眼的方法,黄少天在和喻文州的一次次合作中早就学了个通透,不存在认错的可能性。

        黄少天只觉得蹊跷,暗暗的将尸//块散落的形状记了个大概,打算回去以后给喻文州看看,说不定能看出点什么端倪。

        树下,君莫笑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敲打着他手中的战矛。

        暗夜猫妖可不会干这种事。叶修眯了眯眼睛,那只黑色的大猫只趴在一旁干净的地上,拉直了身体,头一点一点的,像是在接受别人的抚摸。

        没人啊?叶修不免得感到凝重。

        在这个世界上,灵异事件不是没有,他君莫笑也接到过几个相关的任务。

         可所谓的鬼怪,在人间行事,身上多少都会带点人间的生气,不然阴气太重只能待在其诞生的地方(也就是变成鬼怪前死去的地方)。

        可这两种可能,叶修不可能什么都感觉不到。

        究竟是什么……

        “两位既然如约到了,有为何要躲躲藏藏的呢?”

        !!!

        叶修和黄少天吓了一跳,除了那暗夜猫妖那空地上没人了啊!怎么………

        两人都没有轻举妄动,屏息凝神地等了一会儿,那暗夜猫妖却突然一下子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脖子一样,被扼住喉咙死死地摁在地上,拼命地挣扎着。

        “也是,一位统领一位副统领,当然是要让我亲自请你们出来啊——”

        黑色的大猫忽然飞了出去,身体撞进了树丛中,两个身影略显狼狈地躲开。

        叶修揉了揉有些蹲麻了的大腿,轻轻叹了口气。

        树上的黄少天眼中闪过一抹杀意,是啊,统领和副统领,这两个家伙是嘉世的统领和副统领啊……

        空地上,孙翔暴躁地舞了舞却邪,大声呵斥着那看不见的人;刘皓半蹲在地上,脸色阴沉。

       TBC.

未变(十)

未变
长篇 改造人设定
架空注意
叶修(人类)已死亡注意
叶修(改造人)失忆注意
有陶叶、皓叶注意
脑洞太大堵不住(*゜ー゜*)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原谅我拖更orz

两次大考考出了人生的低谷orz

本子上已经写到第十四章外加一篇翔叶的番外

要相信我不会弃的つ﹏⊂

找时间码了发上来(〃・・〃)

10

叶修,没读过什么书但是改认的字还是认识的,无聊的时候还能写几句话哄哄自己,比如祝我生日快乐。

叶修一直觉得自己虽然没有语文老师但是语文功底还是不赖的,而且脾气也好,是一个健谈的人。

然而现在叶修正沉迷于把蓝雨副统领的脑袋扒开来研究大脑有关语言文字部分的构造。

尼玛到底是怎样的语文老师才能教出这样说话不打标点一直不停还不重样的学生啊?

要说这黄少天怎么和叶修一路了呢?

原来,被叶修一打断,嘉世和蓝雨两队人也没有再打起来,为了明哲保身叶修也就先撤了,他也不怕有人跟上来,毕竟两队刚打了一架嘛。

谁能想到蓝雨副统领这么不按常理出牌,把整队人马扔下绕路来堵自己啊!

你不是副统领吗?!怎么这么闲啊?!

在树间跳来跳去,听着黄少天明里暗里的打探,还要保持高冷。

本人已死有事烧纸。

“喂喂喂你在听我说话吗君莫笑你这名儿怎么起的啊好麻烦啊你真名叫什么啊你告诉我行不行啊喂大半夜的你到底要干嘛啊你不睡觉啊熬夜对省体不好容易猝死的喂听到没有…靠!你干嘛!怎么能乱扔石头呢砸到本剑圣英俊帅气的脸你陪的起吗能吗能吗……”

“啧,”见一个石头不起作用,叶修暗自在心中不失礼节地问候了一下黄少天的祖宗以及蓝雨高层。脚下一个发力,转身一把把黄少天按回了其还未离脚的树上。

当然,是摁着嘴的。

君莫笑的动作吓了黄少天一跳,可他认定了眼前的人就是叶修,硬生生地将拔剑的冲动压了下去。

他是老叶,黄少天想,这是一场豪赌,万一不是呢?万一只是像呢?万一……

黄少天暗骂自己是胆小鬼,觉得自己是真的有病。

他希望眼前这戴着奇怪面具的人是叶修——他甚至认定了这人就是叶修。

但在最初的喜悦后,他心里又涌起了一阵阵的恐惧。

万一君莫笑不是叶修呢?就算他是,可君莫笑明显不认识自己。黄少天明白,既然陶轩不惜花大功夫杀了叶修,还瞒着刘皓把叶修救活,必然是要做足工作的,就算叶修失忆也并不是什么难以预料的是。

可他害怕,怕叶修用看陌生人的眼光看自己,怕叶修已经被陶轩那衣冠禽兽趁虚而入给抢走了。

“你怎么没有防备,是怎么当上蓝雨副统领的?我看蓝雨也不想是尚武的地方啊。”

男人刻意压低的声音沙哑性感,像极了那时候耳边的轻语。

「这么大意,不怕我是潜进蓝雨的杀手吗?」

君莫笑捂着他的嘴将他按在树干上,两人的身体几乎贴上了,黄少天可以嗅到君莫笑身上淡淡的烟草味还有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疑似迷迭香的香气。

黄少天一下子怔住了。

「老叶老叶你身上什么味儿啊你还喷香水啊娘不娘啊」
「黄烦烦你是不是傻刚洗了澡喷个头的香水。」
「那就是体香咯我去老叶你怕不是女的吧还体香我听说处女身上才有体香老叶你不会是处吧…」
「少天,前辈已经睡了。」
「……靠!老叶!」

不会错了,不会错了。

黄少天抬眼,那一双带着喜悦、怀念与悲哀的眸子直直的撞进了君莫笑那一双泛着暖棕色光的眼睛里,看得叶修没由来的一阵心疼。

怪了。叶修纳闷,我们今天,第一次见吧?

黄少天也不是傻子,不会真的以为君莫笑是来和自己调情的,周遭的异样还是唤起了常年在战场上拼杀的野兽的本能。

在自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之时,林间的小夜曲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只剩下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太安静了。

不知道老叶在心里把我骂成什么了,直勾勾地盯着君莫笑的眼睛,黄少天自嘲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