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恩

没有弃坑,没有退圈,没有淡圈
单纯没时间_(:з」∠)_
苦逼高二党,学校全日制,日常交手机_(:_」∠)_

真的没法了ヽ(´ー`)┌

我已经把LOFTER删了一次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ヽ(‘ー`)ノ

「发布文字」还是不能打字_(:_」∠)_

我也很绝望啊_(:_」∠)_

私设见第一章,雷者自避(●─●)

「all叶/韩叶」你能不能换一个姿势?!

这个梗来源于在食堂和室友的打闹的时候她被我背起来时大喊的一句“快放我下来!胸都要被你磨平了!”

场面之gay尬你无法想象_(:_」∠)_

看过这一篇的都说这是一辆车

我说不是

那我们就让老福特来检测一下吧(´・ω・`)

注意避雷,不适者慎

============================================

        韩文清,一个来自霸图威武雄壮的硬汉,在长期异常规律的健康生活中拥有了一身健美的肌肉,和周泽楷、孙翔并称为“荣耀史上最大的叛徒”。

        叶修,一个标准的传统宅男,自第三赛季吴雪峰退役后彻底放飞自我过上与泡面为伍日夜颠倒的日子,成功成为了一只只有脸上有点肉的国宝。

        所以后来两人在韩文清退役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关系时,所有人都炸了。

        粉丝炸的是这对宿敌竟擦出了爱情的火花;职业选手们炸的是这两个如此魔性的人竟凑到了一起。

        而后来得知两人早在第二赛季就已经确定关系了后,微博又炸了一次。

        万恶的脱团狗!叛徒!

        轮回方明华瑟瑟发抖。

        职业选手的QQ群里正闹得不可开交。

        夜雨声烦:靠靠靠老叶还是不是朋友是不是是不是!!!!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早点说!!!身为你最好的朋友你都不让我帮你参考的吗?????说真的你和老韩不合适你看看他那一身!!!就你那小身板肯定受不了!!!赶紧分了吧我给你介绍个更好的可以三更半夜不睡觉千里迢迢抛下队友只为帮你刷副本的那种!!!

        沐雨橙风:(⊙o⊙)看不出来啊黄少,原来你……

        风城烟雨:一心一意的为自己的好gay密着想……

        沐雨橙风:时时不忘自己作为一个合格的·最好的·朋友的本分

        夜雨声烦:…………………

        王不留行:扎心了老铁

        索克萨尔:*^_^*两位前辈藏的太好了都没看出来呢

        一叶之秋:谁能想到叶修那个老男人还有人要,我还以为……
  
        鸾辂音尘:没人要然后捡漏?

        唐三打:…………

        一枪穿云:前辈……我也……@君莫笑

        无浪:队长的意思是他也有肌肉,叶修前辈要不要考虑一下?(苦笑着帮qd翻译

        海无量:周队这地图炮打得……

        逢山鬼泣:难道重点不是你们一开始就是暗恋的有夫之夫吗?

        夜雨声烦:…………………………………………………………………………………………………………………………………………………………

         王不留行:………

         一叶之秋:………

        海无量:………

        唐三打:………

        一枪穿云:………

        石不转:………

        百花缭乱:………

         残忍静默:………

         冷暗雷:………

         无浪:………

        沐雨橙风:哎呀这一波深水地雷炸的,啧啧啧

       索克萨尔:………

        而此时,处于舆论中心的两人正安然的在韩文清Q市的空中别墅中享受着难得的二人时光。

        “老韩?”叶修躺在床上一身青青紫紫,艰难地翻了个身伸手要抢坐在床边的韩文清的手机,“看什么呢?大早上的脸色这么臭。”

         “没什么,”韩文清关掉手机扔在一旁,转身捞起叶修的头,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

        一群小崽子想和我抢人?呵呵。

        谁知叶修突然露出惊恐的表情,一下往床那头滚了两圈蹭起来,捂着被子一副良家妇女被那啥了一样的表情,惊叫道:“你怕不是个假的老韩,老韩怎么会调情这么高级的技能!”

        “……”

        我看你就是欠艹!

        “哎呀卧槽!!老韩你干嘛!!大早上的还没吃早饭啊!!!发什么情啊!!!”

        “闭嘴,”韩文清跨坐在叶修背上,一把把他的头摁回了枕头里,差点没把叶修给闷死。

        “我靠……老韩你……谋杀啊……啊哈……嗯……轻点啊……你是兔子吗……昨天……”

        “闭嘴,”韩文清俯身在叶修耳边喘了几口粗气,“好好感受。”

        “嗯哈……老韩……不行……太,太深,啊哈……”

        韩文清死死的压住叶修,在床上撕磨了好一阵这才结束了这一场晨间运动。

        两人都喘着粗气,韩文清趴在叶修背上,轻吻着叶修的后颈以示安慰。

        叶修小幅度的晃了一下,示意韩文清别趴在他身上。背上的男人掰过他的头,与他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这才揽住他的腰从他身上翻下来,顺便将他搂在怀里。

        安静地在韩文清怀里趴着,叶修一边享受着韩文清的按摩,一边有一下没一下戳着他的胸肌。

        “老韩啊,”

        “嗯?”

        “你下次能不能换个姿势?”

        “?”

        “你胸都快磨平了好吗?”

        “………”

END.

未变12

从妈妈桑那里抢救到了手机,精疲力竭ing

要不是有手稿我都快忘了这篇在写什么了 「苦笑jpg.」

愈加短小的篇幅_(:_」∠)_

这充分说明

我我我有新的脑洞

我我我想开新坑(去死吧你

      12.

        孙翔怎么在这?

        这是黄少天冷静下来后的第一个想法。

        要知道,这次异常的灵力波动不是很强,加之地点靠近嘉世的管辖区,蓝雨只决定派一个小队来勘察——若真是矿藏,可不能让嘉世把好处给占完了。

        黄少天这次能来,主要是靠着他那三寸不烂之舌跟喻文州软磨硬泡来的。

        可现在,嘉世两位统领都在,显然不仅仅是矿藏那么简单……

        回去要跟统领汇报一下,黄少天压下心中那点杀//人的冲动,暗暗给空地上两人记上了一笔。

        孙翔还在乱嚎,灌木中的叶修颇感无奈。

        这小子……

        之前君莫笑去找嘉世大长老陶轩谈兴欣佣兵团的雇佣金时,有幸撞见孙翔在和佣兵部的人争吵,而统领直属的几名兵部代表,却坐在一边,安静如鸡。

        叶修当然有“无意间”和陶轩提起过这件事,可陶轩只摸摸他的头,叫他别管。

        他也没必要管,他又不是嘉世的人,顶多就是和陶轩关系好一点的附属佣兵团首领罢了。

        君莫笑也和孙翔接触过,和他关系还不错——男孩子的友情在打一架之后总会建立得特别快。

         孙翔这小子,虽然性子急、心眼少还傲娇,可人是不错的。他知道自己性格上是有缺陷,嘉世前统领又是个好统领,自己想要得到嘉世其他人的认可不会很容易。

        可他万万没想到,原来嘉世内部如此热衷于争权夺利。

        据孙翔了解,嘉世前统领叶修在牺牲前就已经被他们架空了,他会死在那么小的一场兽潮中,很大可能是因为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的支援。

        而现在,刘皓他们想要故技重施,架空孙翔。可孙翔和叶修虽同为武将,可孙翔不会像叶修那样想着靠自己的奉献让他们明白事理。

        你们要搞事,那我陪你们搞。

        孙翔就着自己的“猖狂”,像是看不懂局势一样装傻充愣;仗着自己名义上的统领身份,毫不留情的驳回刘皓的各种无理要求。

         如此一来,嘉世本就脆弱的内部关系,便更紧张了。

         叶修又叹了口气,真是……这嘉世飞鸟未尽,绞兔未死就搞成现在这般模样,陶哥作为大长老也不管管,就想……

        像什么?

        叶修一怔,像什么呢?

        他和嘉世有什么关系?干嘛要为嘉世感到心酸呢?

        叶修失神间,孙翔手中的却邪被击飞了出去,直直的插进了刘皓面前的地上。

        “我和嘉世……有不少私人恩怨呢……叫两位来,不过是想通知一声,”那声音顿了顿,“千万别请外援啊,不然波及范围太大,他会不高兴的。”

        “你在说什么?!滚出来!!!”孙翔暴怒着,可有见不到人,别提有多憋屈了。

        “呵……虽然他肯定也不希望我对嘉世做点什么……”那个声音自顾自的说着,而后渐渐消失了。

        “靠啊!!!”孙翔气得脖子都红了,一把抓起刘皓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你们嘉世怎么这么多破事儿啊!”

        TBC.

未变11

补完啦~

11.

        叶修和黄少天为了减小动静,从树上跳下来,悄无声息的走了一段。

        黄少天走在君莫笑身后。默默地跟着他,每一步踩在他的足迹上。

        老叶……黄少天有些低落,他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他已经确认了眼前这人就是叶修——即使他完全不认识自己,而且明显是真的不认识。

        还能再看到叶修,这在意料之中;叶修不认识自己,甚至不认识所有人,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嘉世敢放叶修在外面乱跑,一定是早有准备的。

        可刘皓不认识这君莫笑,也似乎并不知道他是叶修就很可疑。

        按理说刘皓算是半个策划者,多多少少能听到点风声,不应该不知道君莫笑就是叶修啊……

        黄少天不擅长这种弯弯绕绕的东西,想来想去只觉得脑仁疼。

        迟早灭了嘉世!黄少天愤愤地咬牙。

        又向前走了几百米,两人隐隐听见了猫科动物喉中发出的咕噜咕噜的声音。

        “还真是……猫啊……”君莫笑喃喃道,也不管黄少天,自己压低了身体,接着灌木的掩护向声源靠近。

        透过树枝,叶修远远的看见树林中诡异的空了一片空地,空地上堆满了尸/体……或者说尸//块。人的、动物的尸//块混在一起,有还滴着血的,也有森森白骨。

        叶修不是没见过尸//体,可这架势,胃中也不免有些翻腾。

        黄少天不知何时又"滑"上了树,视野更宽阔一些,更是恶心得想吐,不过他也敏锐的发现了这地上的血肉不像是随便乱扔的。

        难道是阵法?黄少天和喻文州素有「剑与诅咒」的美誉,合作多年,黄少天对阵法也有一定的了解。
可看了看,黄少天又否决了自己的推测。

        早在喻文州和黄少天还是佣兵训练营中的愣头青时,蓝雨前统领魏琛就说过,任何阵法,都必须有阵眼。而找阵眼的方法,黄少天在和喻文州的一次次合作中早就学了个通透,不存在认错的可能性。

        黄少天只觉得蹊跷,暗暗的将尸//块散落的形状记了个大概,打算回去以后给喻文州看看,说不定能看出点什么端倪。

        树下,君莫笑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敲打着他手中的战矛。

        暗夜猫妖可不会干这种事。叶修眯了眯眼睛,那只黑色的大猫只趴在一旁干净的地上,拉直了身体,头一点一点的,像是在接受别人的抚摸。

        没人啊?叶修不免得感到凝重。

        在这个世界上,灵异事件不是没有,他君莫笑也接到过几个相关的任务。

         可所谓的鬼怪,在人间行事,身上多少都会带点人间的生气,不然阴气太重只能待在其诞生的地方(也就是变成鬼怪前死去的地方)。

        可这两种可能,叶修不可能什么都感觉不到。

        究竟是什么……

        “两位既然如约到了,有为何要躲躲藏藏的呢?”

        !!!

        叶修和黄少天吓了一跳,除了那暗夜猫妖那空地上没人了啊!怎么………

        两人都没有轻举妄动,屏息凝神地等了一会儿,那暗夜猫妖却突然一下子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脖子一样,被扼住喉咙死死地摁在地上,拼命地挣扎着。

        “也是,一位统领一位副统领,当然是要让我亲自请你们出来啊——”

        黑色的大猫忽然飞了出去,身体撞进了树丛中,两个身影略显狼狈地躲开。

        叶修揉了揉有些蹲麻了的大腿,轻轻叹了口气。

        树上的黄少天眼中闪过一抹杀意,是啊,统领和副统领,这两个家伙是嘉世的统领和副统领啊……

        空地上,孙翔暴躁地舞了舞却邪,大声呵斥着那看不见的人;刘皓半蹲在地上,脸色阴沉。

       TBC.

未变(十)

未变
长篇 改造人设定
架空注意
叶修(人类)已死亡注意
叶修(改造人)失忆注意
有陶叶、皓叶注意
脑洞太大堵不住(*゜ー゜*)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原谅我拖更orz

两次大考考出了人生的低谷orz

本子上已经写到第十四章外加一篇翔叶的番外

要相信我不会弃的つ﹏⊂

找时间码了发上来(〃・・〃)

10

叶修,没读过什么书但是改认的字还是认识的,无聊的时候还能写几句话哄哄自己,比如祝我生日快乐。

叶修一直觉得自己虽然没有语文老师但是语文功底还是不赖的,而且脾气也好,是一个健谈的人。

然而现在叶修正沉迷于把蓝雨副统领的脑袋扒开来研究大脑有关语言文字部分的构造。

尼玛到底是怎样的语文老师才能教出这样说话不打标点一直不停还不重样的学生啊?

要说这黄少天怎么和叶修一路了呢?

原来,被叶修一打断,嘉世和蓝雨两队人也没有再打起来,为了明哲保身叶修也就先撤了,他也不怕有人跟上来,毕竟两队刚打了一架嘛。

谁能想到蓝雨副统领这么不按常理出牌,把整队人马扔下绕路来堵自己啊!

你不是副统领吗?!怎么这么闲啊?!

在树间跳来跳去,听着黄少天明里暗里的打探,还要保持高冷。

本人已死有事烧纸。

“喂喂喂你在听我说话吗君莫笑你这名儿怎么起的啊好麻烦啊你真名叫什么啊你告诉我行不行啊喂大半夜的你到底要干嘛啊你不睡觉啊熬夜对省体不好容易猝死的喂听到没有…靠!你干嘛!怎么能乱扔石头呢砸到本剑圣英俊帅气的脸你陪的起吗能吗能吗……”

“啧,”见一个石头不起作用,叶修暗自在心中不失礼节地问候了一下黄少天的祖宗以及蓝雨高层。脚下一个发力,转身一把把黄少天按回了其还未离脚的树上。

当然,是摁着嘴的。

君莫笑的动作吓了黄少天一跳,可他认定了眼前的人就是叶修,硬生生地将拔剑的冲动压了下去。

他是老叶,黄少天想,这是一场豪赌,万一不是呢?万一只是像呢?万一……

黄少天暗骂自己是胆小鬼,觉得自己是真的有病。

他希望眼前这戴着奇怪面具的人是叶修——他甚至认定了这人就是叶修。

但在最初的喜悦后,他心里又涌起了一阵阵的恐惧。

万一君莫笑不是叶修呢?就算他是,可君莫笑明显不认识自己。黄少天明白,既然陶轩不惜花大功夫杀了叶修,还瞒着刘皓把叶修救活,必然是要做足工作的,就算叶修失忆也并不是什么难以预料的是。

可他害怕,怕叶修用看陌生人的眼光看自己,怕叶修已经被陶轩那衣冠禽兽趁虚而入给抢走了。

“你怎么没有防备,是怎么当上蓝雨副统领的?我看蓝雨也不想是尚武的地方啊。”

男人刻意压低的声音沙哑性感,像极了那时候耳边的轻语。

「这么大意,不怕我是潜进蓝雨的杀手吗?」

君莫笑捂着他的嘴将他按在树干上,两人的身体几乎贴上了,黄少天可以嗅到君莫笑身上淡淡的烟草味还有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疑似迷迭香的香气。

黄少天一下子怔住了。

「老叶老叶你身上什么味儿啊你还喷香水啊娘不娘啊」
「黄烦烦你是不是傻刚洗了澡喷个头的香水。」
「那就是体香咯我去老叶你怕不是女的吧还体香我听说处女身上才有体香老叶你不会是处吧…」
「少天,前辈已经睡了。」
「……靠!老叶!」

不会错了,不会错了。

黄少天抬眼,那一双带着喜悦、怀念与悲哀的眸子直直的撞进了君莫笑那一双泛着暖棕色光的眼睛里,看得叶修没由来的一阵心疼。

怪了。叶修纳闷,我们今天,第一次见吧?

黄少天也不是傻子,不会真的以为君莫笑是来和自己调情的,周遭的异样还是唤起了常年在战场上拼杀的野兽的本能。

在自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之时,林间的小夜曲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只剩下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太安静了。

不知道老叶在心里把我骂成什么了,直勾勾地盯着君莫笑的眼睛,黄少天自嘲地想。

未变(九)

黄叶副本开启ing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_(:3 」∠ )_

ooc注意

叶修(人类)已死亡注意

叶修(改造人)失忆注意

9.

        “诶诶诶!都整那儿干嘛呢?我这就一个人需要整这么大排场吗?”树上的男人作惊讶状,不过要是他改改那副没骨头似的靠在树干上的懒散样儿可能效果会更好。

        “你是谁!?”刘皓最先沉不住气,几乎是吼出了这句话。

        “我说你能有点素质吗?这大半夜的,就这点距离,用得着那么大声吗?”树上的男人将身子坐正了些,将左手拿着的战矛换到了右手,然后用左手小指掏了掏耳朵。

        “我问你是谁!”刘皓对他怒目而视,目光阴狠得像是要将他拆吃入腹。

        不可能,不可能的。

        他已经,死了啊。

        “怎么?这么暴脾气啊?”那人将一条腿悬在树枝外晃了晃,“我听说嘉世的副统领挺有城府的啊?这么想知道我是谁啊?”他又把那条腿收回去,折起来,双手抱住,将头歪着放了上去,“诶,你说我一小佣兵,被嘉世蓝雨堵着,嘉世副统领还怎么追问我的名字,说出去是不是特长脸啊?”

        此时刘皓也冷静下来了,这人虽然像,但叶修绝不可能有怎么勘称幼稚的行为。

        虽然语气一样讨人厌。

        “那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一旁一直保持沉默的黄少天开口,叶修敢保证,这是今晚这家伙说的最简短正常的一句话没有之一。

        “君莫笑。”难得剑圣黄少天这么言简意赅,叶修也就不打算折腾他了。何况他还觉得这蓝雨副统领是个可亲的人呢。

        这大概就是长得帅的优势吧。

        叶修将眼前的两位副统领进行了对比,果断把心中对于刘皓的厌恶和对黄少天的好感归咎到了颜值上。

       不得不说脑回路清奇。

        这大概就是颜狗的自我修养吧╮(╯_╰)╭

        “什么鬼啊?君莫笑?这是人名吗?”蓝雨副统领明显不买账,“你说你这是一个代号吧是吧是吧太敷衍了那么多代号万一重了呢你说你叫什么名儿啊说一下又不会死你就拿一代号就想打发本剑圣你说这好吗好吗好吗?!!!”语速越来越快的蓝雨副统领在叶修眼中就是记性太差,说话忘了打标点符号。

        烦,不想听(눈‸눈)

       不过叶·自认为语文学的不错·修还是提炼了一下中心思想,无视刘皓愈发阴沉的脸色,开口道:“你妈妈没告诉你别和陌生人讲自己的个人信息吗?蓝雨副统领不会这都不懂吧?”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我是那种居心不良不怀好意的人吗 在说这里这么多人呢 你怕谁把你拐了吗卧槽 我们是什么人啊 蓝雨诶 蓝雨诶 你可以不信嘉世但你怎么能不信蓝雨呢 我们蓝雨办事一向光明正大公正清明正直廉洁干净得很啊 我跟你讲……”黄少天说着,嘴角不自觉地上翘。

        他想起了那天,自己在浑浑噩噩中,不小心听到的对话。

        几个月前。

        蓝雨,会客室。

        “就算是如你所说,那场兽潮是嘉世故意的,”喻文州皱眉,“但是为什么?弄死叶修对嘉世没有什么好处,他们也不可能控制兽潮。”

        “是不能,但是可以引导,”王杰希一手敲打着桌子,“杀死叶修对嘉世没有好处甚至还有不少弊端,但对于有些个人和派别来说,好处不小。
        “叶修毕竟是老将,虽然如今嘉世高层不待见他,但支持他的人也不少,这对于某些鼠目寸光的人可是个大大的阻碍。
        “而且……陶轩的那点心思,我们都清楚。”

        喻文州眼神一暗,王杰希继续说了下去,“前段时间嘉世从雷霆以军用的名义购进5台人体改造机,后来又陆陆续续购进了其他的零部件。
        “我找过肖时钦了,他说那些零部件正好够改成一台「全套」的。
        “改造机军用的话本来只是用来重塑断肢或者调整身体机能,那么这完全没有必要的「全套」是用来干嘛的。”

        “人体改造……实验……”喻文州惊讶地抬头,“陶轩他想……”

        “可能吧,”王杰希将双手十指交叉放在了自己翘着的膝盖上,“你最近不太清醒啊,喻统领。”

        “呵,是有点儿吧。”

        “你刚刚在黄少天那儿开导他?”

        “那照这样说,前辈又没有死咯?”

        “……死了,但我们还能见到活的「他」。”

        “可……”

        而现在,黄少天看着那自称君莫笑的男人,目光有些炙热。

        是你吧,老叶。

        就知道你这祸害得留千年。

       然而并没有人注意到,嘉世副统领的脸色愈加可怕。

TBC.

未变(八)

本章有皓叶注意!!!

刘皓有病娇(?)属性注意!!!

ooc注意!!!

烦烦的垃圾话我驾驭不了_(:з」∠)_

所以他暂时就不直接说话了吧_(:з」∠)_(不你

8.

        刘皓现在十分烦躁,自己花尽了心思架空的孙翔一点也不识时务,不仅不闭嘴,还在众目睽睽之下用一句“我才是统领你们得听我的吧?嘉世一直都怎么没规矩?”把他堵得说不出话来。

        从前叶修在时,这种情况下自己几乎可以主宰会议的大局——长老会不插手的话。

        于是他只带了十几个人就到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调查什么反常的灵力波动,还好死不死地遇上了剑圣黄少天带的队伍。

        死孙翔,看老子回去不弄死你。

        刘皓将一切都记到了孙翔头上。

        本来吧,他们和蓝雨不至于打起来,他刘皓不是那么沉不住气的人。

        但是那黄少天说话句句带刺,明里暗里都与叶修有关。

        烦,真烦。

        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为什么总要提他?他有什么好?人人都惦记着他,他凭什么?

        刘皓在心中咆哮着,却又不自觉涌出一阵酸痛与满足。

        他是我杀死的,他的心脏在我手里停止了跳动,只有我看到了他与平时风轻云淡完全不同的表情。

        他死在我怀里。

        于是刘皓毫无形象地大笑起来,冲上去与黄少天撕杀。

         但几乎丧失理智的刘皓又怎么会是本就技高一筹的黄少天的对手?完全是被压着打。

        而黄少天,厌恶刘皓到了极点,他早就和叶修说过微草统领王杰希的警告:刘皓那家伙“一脸狼顾之相,是心术不正之辈”,然而叶修只是笑着嘲讽他和王杰希,并没有做什么。

        我早就知道!我早就知道!刘皓这个人,根本留不得!

        黄少天眼中的神色越发狠厉,下手也越发狠辣。

        他今天就要刘皓,把命留在这儿!

        眼看着刘皓被黄少天逼入了绝境,下一秒喉咙就要被冰雨捅穿,去给叶修陪葬时,一颗小石子,带着熟悉的力道,将黄少天的剑弹开了。

        那力道太过熟悉,以至于黄少天根本没有想过这样很危险就直愣愣地站住了——整整两秒内,黄少天的弱点完完全全地暴露在了刘皓的剑下。

        好在几乎在石子撞开黄少天的剑的同时响起的声音让刘皓也愣了神,没有抓住黄少天这一巨大的破绽。

        “嘉世和蓝雨就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地的地方打起来啊?万一在怎么没品的地方折个人……啧啧,这面子上过得去吗?”

        所有人都被这不速之客胆大包天的举动惊到了,纷纷停下手中的拼杀,自觉后退了几个身位,形成了界线分明的两个阵营,警惕地盯着手持长矛,带着奇怪面具慵懒地坐在树上的男人。

        而两队的领头,黄少天和刘皓,却都被更深地震惊到了。

        这个人,不论身形也好,声音也好,就连说话的方式都那么地令人熟悉。

        太像了。

        太像那个人了。

        那个已经确认死亡的男人。

        那个再也不可能出现的男人。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