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恩

没有弃坑,没有退圈,没有淡圈
单纯没时间_(:з」∠)_
苦逼高三党,学校全日制,日常交手机_(:_」∠)_

[占tag抱歉] 迟到的百粉点文

主要目的是不能让自己继续咸鱼下去了_(:з」∠)_


评论区点梗或者私信都OK


可以是all叶也可以是单cp(但是一定要是叶受),无cp可以考虑一下😜


好的,现在猜猜有没有人理我(我猜没有;-))


我放弃了,之后写完发图片吧

我干什么了这是?

挺纯洁的啊?

LOF的g point这么浅的🐴?

「糊涂&双叶」四个人的故事(脑洞记录)

脑洞来自于双生和全职的动画

视美脸让我很出戏啊😂😂😂

双生又各种双胞胎设定

脑洞突然就开了。◕‿◕。

只是脑洞,不知道有没有太太想写啊(◕ H ◕)

故事止于双生第一季,主要是双生实在是太虐了,作者还在第四季最后留给开放性结局……我只是想要兄弟两个人好好生活在一起而已啊。゚(゚´ω`゚)゚。

ooc

注意避雷

======================

        双生的世界观+老叶离家出走未遂和弟弟一起被打包送到一个南方城市读大学。

        叶修进了医学院学法医专业,在一次跨系的合作中认识了孙小糊。

        由于两人八成像的脸两个人很快亲近,并且得知对方都有一个双胞胎弟弟,觉得好玩就一起约出来见面了。

        四个人很快熟悉,叶修和小糊是医学院的、叶秋在警学院、小涂要在市中心打工,离得都比较近,为了有个照应就一起租了个两室一厅的公寓住在了一起。

        后来小糊出事,叶修和叶秋也更把他当成亲兄弟看待。

        小涂虽然很感激他们,但始终忘不了他亲哥,每天看到叶氏兄弟就不住地思念小糊。在和叶秋同在警校的小糊的女朋友夏冰多次接触后突然发现了小糊,但别人都看不见小糊,看到小涂自言自语就以为是小涂疯了。叶秋以为是小涂自己心理原因所致还把小涂打了一顿,觉得他这样对不起小糊。

        叶修把叶秋拉开,打了叶秋一巴掌,叶秋摔门而去。

        小涂向叶修说明一切,叶修表示愿意相信他,因为有不少被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人都描述过灵魂出窍的经历,所以叶修相信灵魂是存在的。

        小涂很高兴,在叶修的帮助下和叶秋和好,三个人合伙买了栋因主人去世却没有继承人愿意继承的所谓“凶宅”的老别墅开了家专门处理灵异事件的侦探事务所,但没什么生意,三人一魂就住在二楼。

        后来双生原作的两起案件发生,小涂察觉此时可能和哥哥的离奇死亡有关,整天忙着查案。

        与此同时,在处理过几起案子后,叶修整夜梦到自己的亲人朋友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出车祸死相奇惨,即使白天也神经高度紧张,精神非常差。不得已去医院看了医生,医生开了药,说多休息就好了,法医实习是这样,心理压力很大。

        小涂看到哥哥记忆确定毕安是害死小糊的罪魁祸首后接到叶秋电话,说叶修失踪了。联系起一串信息后,小涂和小糊认定是毕安干的,如果晚一步叶修可能就要和小糊一样了。

        于是涂对叶秋说明情况,希望叶秋能够帮忙。两人和夏冰、天书还要德叔一起潜入地方老巢。

        叶修醒来,发现自己被固定在手术台上,目光能及之处都贴满了自己之前实习时看到过的各种凄惨的尸体的照片,自己旁边的床上还躺着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的原本已经死亡的孙小糊。

        毕安各种发疯各种解释说明,叶修各种嘲讽套话拖时间,好不容易拖到叶秋和小涂赶到 却成为毕安威胁两个弟弟的筹码。

        叶修以自己的人身自由为条件,要求毕安把小糊的虫体移植回小糊体内。

        毕安答应,完成手术并挟持叶修逃离。却被叶秋用小涂的枪来了一下后被夏冰一顿暴揍。

        最终毕安被抓捕归案,两对双胞胎又回到了从前的生活。

End

=======================

科普一下:“虫体”是双生里的虚构的,是位于人体大脑两个杏仁体之间的一个0.1毫米大小的一个组织,用于存储人的“灵魂”。

[柔叶/微all叶]abo小段子

突然诈尸

重度ooc

GB向注意避雷

这篇撸了不知道多久前几天才翻出来

烂尾注意

=======================

01.

         当唐柔第一次在兴欣网吧见到叶修的时候其实蛮震惊的。

          毕竟这年头虽说提倡abo平等,但出来工作的Omega是在太少,更别提稀少得一逼的男性Omega。

          而且这个Omega竟然打败了自己(在荣耀里),还毫不客气地放嘲讽。

          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划掉)

          从小争强好胜的唐大小姐毅然决然地踏进了荣耀深坑,立誓早晚有一天要把叶修按在地上摩擦。

02.

         可能是因为长期的劳累和尼古丁的摧残,叶修的发情期一直很不稳定。

          这就导致了他往往没法提前预防,只能在热潮 中迷迷糊糊地给自己注射过量的抑制剂来压下情/////欲。

          而叶修作为一个长期不爱出门的死宅,抑制剂从来都是买一大堆来慢慢用。

          当然,其结果就是用完了还没来得及买新的。

靠,老板娘今早才提醒自己日子,怎么突然一下子提前了。

          叶修把自己锁在小小的储物室内,在床头缩成一团,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小臂,希望自己能保持清醒。

          敲门声突然响起,清脆的女声试探性地问道:“叶修……需要帮忙吗?”

03.

          陈果是个beta,对于信息素毫无敏感度的beta。

          “你的抑制剂,”陈果将一袋药扔在叶修面前的电脑桌上,“别老屯着用,这是网吧,出事了你哭都没地儿哭。”

          “……谢了,老板。”叶修不自然地摸了摸后颈,讪笑道。

           怎么说叶修都十分感谢这位口嫌体正直的老板娘,可今天人家不在的时候还差点对人家的员工做点什么……

          叶修打心底里唾弃自己,然后不自觉的问了问自己带着奶茶香的袖口。

          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叶修顿时不好了,只想    找个地洞钻进去。

          我怕不是个变态吧……

          真可爱。一旁,唐大小姐看着叶修的小动作,对于今天自己仅仅只是咬了后颈的君子行为十分厌弃。

          真可惜,明明可以做点什么的……

04.

          温水煮青蛙。

          这是唐柔最理想的攻略路线。

          可现实很骨感。

          在全明星上耍了一把龙抬头后,叶修一直没有回酒店,害得俩姑娘都以为这个荣耀大神跑路了。

          庆幸的是他回来了,并表示会继续在网吧做网管。

          陈果回房后立刻high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我爱豆(不)不走啊啊啊!!!我可以继续包养(并不)他啊啊啊啊!!

          唐柔却坐在床上若有所思。

          他身上……有好几个不同的alpha的信息素……而且明显不是普通接触能留下的……

          唐柔眯起了眼睛。

          故意让人染上自己的气味吗……

          幼稚。

          我可是连标记(临时的)都做了的。

05

          叶修也是很郁闷,明明只是陪妹妹出去吃个冰淇淋而已,这些人要不要这么闲啊啊啊!!!

          在选手通道里遇到了拦路虎韩文清,好不容易脱身又碰上小周,顶着后辈可怜巴巴的眼神溜走又遇上某个大小眼……

           F*ck!我妹妹还在等我啊你们这群禽兽!

           真当我鼻子是聋的吗!信息素放出来干嘛!想打架吗!知不知道对一个Omega放信息素是性//骚//扰啊!!!

          看在他们都以为自己是Alpha的面子上就算了吧,反正闻多了Alpha的信息素顶多发情期提前,又不会怀孕ヽ(ー_ー )ノ

          ……等等,叶修表情凝固,好像忘带抑制剂了……

06.

          由于头天晚上太high,兢兢业业的陈老板第二天华丽丽地起不来了。

          唐柔倒是早早地起床买好了早餐,吃过后给陈果留了一份,又把叶修那份装好,挂在他房间的门把手上,敲了敲门。

          “叶修,早饭挂门上了哦。”

          叶修昨晚就打定主意今天宅在旅馆,现在大约是还在睡觉,唐柔也没指望他能有什么反应,转身就要去叫陈果,却意外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呼呼。

          “小唐……帮、帮帮我……”

07.

          “还好还好,”陈果急匆匆坐下,“差点赶不上!小唐你也不早点叫我!”

          唐柔在她旁边坐下:“看你睡太香了,不好意思打扰你啊。”

           “小唐!”想来套话的,活动也就正式开始了。

          职业选手啊……唐柔一笑,很有意思。

          各方面的。

          像一群雄孔雀一样疯狂撩叶,可至今没有一个人牵过叶修的小手。

          估计连真名都不知道。

          真是可悲啊,凡人。

          唐柔心情越来越愉悦,掏出手机给自家父亲发了条短信。

8.

老爸,我交男朋友了,是个Omega。最近有空吗?我想带他回来一趟。

9.

           此刻,唐小姐口中的男朋友正在房间里模仿鳄鱼疯狂翻转。

          祸害了人家小姑娘怎么办?现在以身相许是不是老套了点。

           ……

           (#‵′)靠,我个大男人以身相许个ball啊!!!

           快奔三的人了再玩一次离家出走还来得及吗?

                                                                               END.

=======================

高三真忙啊_(:з」∠)_

后天就返校了(´;ω;`)

            

学习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ω`゚)゚。

这大概就是我不管收到多少安利打死都不想看魔道的原因吧😀😀😀

阿欠欠:

奇人共赏,我笑死了,哪儿来的这么大脸
  
just分享快落,嘻嘻嘻,万物起源人设不崩😄

[喻叶]大鱼咬你

看边城的时候冒出的脑洞
ps:二老真的好帅_(:з」∠)_
pss:为什么翠翠和二老是be_(:_」∠)_
听说古语里面鱼有爱的意思?
私心打了all叶tag(主要是怕没人看(o´ω`o))
乖巧.JPG

01.

        快下雨了。

        小豆丁坐在湖边的一块石头上,光着的脚丫子在水里有一下没一下的踩着,带起朵朵莲花。

       按理说这小小的动静也应该吓到水中的小鱼逃开了,可偏偏有好几条叫不出名字的鱼儿还围着小孩儿伸到水里的大尾巴转。

        “小狐狸?”喻文州弯下腰从小孩儿背后探了个头,把水里的小鱼吓了一跳,“怎么还在湖边待着?不回家?”

        小家伙回头,古井无波地看了眼打扮儒雅的男子,毫不避讳自己在普通人面前露了原型,抖了抖狐狸耳朵。
 
       也许是确认喻文州没有恶意,又转过头去用尾巴逗起了鱼。

        见小孩不打算搭理自己,喻文州只是轻笑一声,道:“快下雨了哦,水涨起来大鱼会把你咬掉的。”
见小孩儿还是不打算理他,喻文州也不打算再站在这儿煞风景,直起身向湖边不远的小木屋走去。

        奇怪了。

        火红的小狐妖甩了甩尾巴。

        那里什么时候有的木屋子?

02.

        雨越下越大,喻文州坐在窗前看着雨中那个小小的身影,眼中闪过几道光芒。

        突然,红色的小狐狸躺倒在了石头上,动作有几分不自然。

        下一秒,喻文州便到了石头前,将小孩儿捞进了怀中。

        喻文州站在雨中,雨像长了眼睛似的避开了他和他怀中的小可怜。

        小孩儿身上湿透了,露出的狐狸耳朵和尾巴也变成了深红色,毛一缕一缕的滴着水,可怜极了。

        喻文州拨开粘着他脸上的头发,发现他只是睡着了。

        真是……

        喻文州叹了口气,抱着湿淋淋的小狐狸回了木屋,取了一个大木盆,挥手在盆里放好了温热的水,把被脱得光溜溜的小家伙放了进去,轻柔的洗去的小孩儿身上沾着的污渍。

        喻文州将洗得干干净净的小狐狸抱了起了来,又发现小家伙的耳朵和尾巴上的毛吸满了水,只好又拿来一张干毛巾轻轻擦拭。

        可耳朵和尾巴是狐妖的敏感部位,沉睡中的小孩儿不时扭动着,给擦拭工作带来了不少麻烦。

        好半天才勉强擦干。喻文州又取了自己的里衣给昏睡的小狐狸穿上,把他放在了床上,掖好被子就蹲在一旁看着。

        喻文州伸手拂了拂那略带婴儿肥的小脸蛋,眼中是可以腻死人的温柔。

        “叶修……”

        他起身,随手一挥,小狐狸脏兮兮的衣服顿时变得和新的一样。

        将干净衣服放到床头,喻文州有恋恋不舍的摸了几把小狐狸的脸蛋,转身出门到湖边去了。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都是有法术的人,为什么要用最原始的方式给修修洗澡?

03.

        叶修醒来时发现自己躺着床上,身上穿着过于宽大的里衣。

        他坐起身,头一偏就看见那个打扮得像个书生的男人坐在木桌前读书,桌上摆着一大碗冒着热气的汤。

        “醒了?”喻文州放心手中的竹简,“来喝点鱼汤。”

        叶修慢腾腾的从床上爬起来,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上衣,不过即使只是上衣都勉强能遮住大腿,倒是无所谓不雅。

        叶修赤着脚走到了桌前,踮了脚才坐上椅子。

        喻文州笑眯眯的为他盛了碗香喷喷的鱼汤,叶修也不客气,直接开吃,完全不顾及面前的男子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鱼汤熬得很好,汤色都是雪白的,里面加上了切成片的香菇,轻易就能勾起人的食欲。再加上叶修好几天没吃上好的了,小小的个子竟生生把汤喝了一半,还干掉了大半条鱼才意犹未尽的放下筷子。

        “你不吃?”见喻文州还盯着自己,叶修这才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伸着小短手就要把装作鱼汤的大碗往喻文州面前推。

        “不必了,我吃过了。”喻文州阻止了他,上前把他抱回床上,“你的鞋呢?”

        “……没有。”

        叶修拒绝了喻文州的“好意”自己穿起了衣服,这让喻文州有些遗憾。

        不过他马上振作起来,替小孩儿梳起了头发。

        “为什么…救我啊?”小孩抱着自己的尾巴,头顶的狐耳耷拉着,像是在躲避不时落下的梳子。

         真可爱。

        喻文州笑笑,没有回答:“你为什么非要坐在湖边呢?”

        小狐狸的耳朵碰上了梳子,身体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等人……”

        “哦?”喻文州的声音中带着笑意,“等谁呢?”

        “……不知道”

        “那你等了多久了?”

        “……不知道”

        喻文州理了理叶修扎成高马尾的头发,拍拍他的后脑勺,示意他头发扎好了。

        小狐狸像是受刑结束一样立马跳起来光着脚就要往屋外跑。

        “我等人去了。”

        喻文州无奈的看着小狐狸,招招手把他揽了回来。

        “大晚上的,不怕大鱼把你咬了去啊?”

        叶修撇撇嘴,也没有挣扎,任由喻文州抱着自己坐着开始看书。

        “什么鱼能咬人啊。”叶修小声嘟囔。

04.

        后来喻文州还是在叶修的追问下回答了“为什么要救我的问题”。

        “因为当时有鱼再咬你啊。”笑眯眯的男人抱着少年坐在石头上,双腿化作鱼尾陪小狐狸一起用尾巴逗鱼。

        “所以你这条鱼就把我捞起来了?”

        “是啊,还把咬你的鱼给你炖汤了。”

         “……”

        叶修回想了下两周前碗里的那条顶多两斤的鲫鱼,提起湿漉漉的狐尾糊了喻文州一脸。

05.

        小孩子的个子是见风长的。

        可若是旁人在场,怕是要被吓一跳。

        一个月前还能被喻文州单手框在怀里的小孩子竟已经高过了他的腰。

        “文州!我饿了!”红色的小狐狸从窗户跳了进来,化为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

        身着青衣的男子笑笑,盛了一碗熬得雪白的鱼汤放到灶台上,“饭还没好,喝点汤。”

        “又是鱼汤啊——”少年嘴上嫌弃,却蹬蹬蹬地跑过来,端起碗随便吹了一下就喝了一大口,“你这鱼汤真是越来越香了——练出来的?哎呦呦——本是同根生啊——”

        喻文州随手往炉里加了柴,无奈地说:“我也没办法啊,这深山里,食材实在太少了——你要是愿意跟我到外面,我又怎么会天天盯着这些可怜的鲫鱼呢?”

        叶修撇撇嘴:“那你自己去呗,我要等人。”

        闻言,喻文州熟练地把小狐狸搂进怀中:“那我可不敢,万一你被大鱼咬了去呢?”

        叶修窝在喻文州怀里翻了个白眼:“我咬鱼还差不多。”说完,还从碗里挑出一大块鱼肉,自以为恶狠狠地塞进了嘴里,用力地咀嚼。

        喻文州不禁莞尔,眼神却暗了暗。

        前辈……快长大吧……

06.

        一个男人“挂”在湖边的大石头上,他身后那火红的狐尾浸在水里,轻轻地晃动着,不少小鱼儿围着那尾巴尖转起了圈圈。

         “前辈,快下雨了。”另一个男子走了过来,对着那石头上的男人说。

        “下就下呗。”红狐理摆摆手,喻文州顺势坐在了他旁边。

        “诶,哥老早就想说了,”叶修直勾勾地盯着湖面,头都没抬,“你这条鱼心也忒脏了点,哥恢复个妖力你还要折腾这么久,养成好玩吗?啊?”

         叶修的声音比较低,结尾微微提起的尾音搔得喻文州心痒痒,双腿变回了一条蓝色的鱼尾,裹住了狐狸的尾巴把它从水里拉出来,杜绝了小鱼儿再啄狐尾的可能性。

        “我也不想拖那么久啊——只不过怕你小小的被大鱼咬了去罢了。”
===================

叶修:除了你还有哪条鱼有这个胆子。

真的没法了ヽ(´ー`)┌

我已经把LOFTER删了一次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ヽ(‘ー`)ノ

「发布文字」还是不能打字_(:_」∠)_

我也很绝望啊_(:_」∠)_

私设见第一章,雷者自避(●─●)